《圆月弯刀》:神秘而美丽的变奏,又一次寻求突破

2017-12-30 23:27 来源:风云时代出版社 作者:陈晓林 浏览: 投稿
        本文作者为著名文化评论家 陈晓林

  本文为风云时代版“古龙精品集”《圆月弯刀》作品导读。


 
  如所周知,古龙在创作生涯进入成熟期之后,不断在开发新题材、探索新境界,锐意从事求新求变的努力。《圆月弯刀》是古龙在武侠文学创作上又一次别开生面的尝试。

  在这部作品中,古龙开发的新题材,是有关中国民间传说和古典文学中一个神秘而活跃的异类世界;而他所成就的新境界,则是将武侠小说带进了神秘和美丽的灵异领域,却又能放能收,能入能出,以充分自圆其说的叙事艺术,再将此灵异领域回归到人世沧桑与江湖岁月中。

  古龙喜欢以鲜明而具诗意的形象,来为武侠故事赋予审美的趣味,甚至连所取的书名都往往要凸显美感与诗意,例如《流星.蝴蝶.剑》,《天涯.明月.刀》,不但深具美感与诗意,甚至两者间还形成漂亮的对仗。可是,既然《天涯.明月.刀》已将月与刀作出意象上的联结,而抒写了一个全然推陈出新、极富人文意义的武侠故事,且几已公认具有经典地位;然则,古龙何以又将「圆月」与「弯刀」作出意义上的联结,而另行投入於一个迥然不同的新尝试?


  神秘而美丽的魅力


  当然,古龙是永远不会重覆自己的。他这次以月与刀的意象,作为这个新尝试的引子,用意之一,应是在测试自己能否将这样的意象运用到神秘、诡异的氛围中,而仍能彰显其美感与诗意?所以,古龙在本书起笔时就强调:这个故事充满了神秘而美丽的吸引力,充满了神秘而美丽的幻想。

  在月圆的晚上,一柄青青的弯刀,上面刻著一行很细很小的字「小楼一夜听春雨」,如果一对含情脉脉的恋人,在圆月下共同欣赏这行缠绵的诗句,这是何等荡气回肠的美丽记忆?但物换星移,若干年后,这柄诗意盎然的弯刀却被江湖人物渲染为匪夷所思的魔刀,持刀人也被迳指为妖魅一般的异类;那麼,除了美丽而神秘之外,故事情节中分明又充斥著诡异而邪祟的意味。这个诡异而邪祟的异类世界,就是「狐族」栖居的所在。

  此次,古龙莫非为了摆脱武侠写作的既有窠臼,执意要探索美丽而神秘、诡异而邪祟的异类世界,要写出狐族与世人之间的恩怨,以及狐族内部的斗争?无疑的,古龙既以历历如绘的精致笔法,抒写如梦似幻的狐族传奇,当然确有寻求意境上、技法上再一次突破的雄心;不过,他显然认为将狐族传奇收编到武侠作品的范畴内,以武侠逻辑对民间传说及古典文学中的「狐仙」逸事作出合理化、除魅化的诠释,并以此来丰富武侠小说的情节主体,增添武侠小说的变化模式,其实更为有趣。

  而古龙也以他曲折动人的叙事技巧,充分印证了这一点。因此,《圆月弯刀》在创作上的突破,并不是颠覆了武侠故事,而是证明武侠故事可以涵纳各类神话与传奇,以增添它的广度、深度,以及吸引力。


  人心可怖,江湖险恶


  超现实的武侠故事,乃至悠邈的神话与传奇,为什麼永远对劳苦而善良的芸芸众生,具有某种「与我心有戚戚焉」的吸引力?不容讳言,是因为劳苦而善良的人们,在枭叫狼嗥的现实社会,经常会遭到无端的欺凌而只得忍气吞声;正如本书中那位心志纯良而涉世未深的少年丁鹏,在机谋重重的江湖道上,只因身怀武技,遭致觊觎,三两下就被出身名门正派的当代「大侠」柳若松设局恶整得身败名裂,走投无路,受到各派各家围攻,终於不得不咬牙奋身,自行迎向死亡。

  就在这哀苦无告的绝望时刻,美丽的「狐仙」出现了,丁鹏的命运自此发生逆转。他从美丽的女狐「青青」及她的家族手中,得到了威力可堪泣鬼惊神的神奇弯刀「小楼一夜听春雨」,也得到了足以发挥无上威力的刀诀。当然,无论是出於感激,抑或情投意合,他与「青青」成为一对情侣,自是顺理成章的情节发展。

  同样顺理成章的情节,是丁鹏对柳若松一步步展开的针对性复仇,藉由神通广大的青青从旁协助,丁鹏以牙还牙,也设局将柳若松逼到走投无路的地步,并在各大门派的名家耆宿面前将柳某的恶行劣迹如实揭露,一举剥下了后者盗名欺世的假面具。就武侠的传统模式而言,这样畅酣淋漓的报复乃是事理之所必然;但古龙的高明处,却是让情节在此高潮时刻急转直下,推出了一波又一波出人意料的诡变,使得整个故事呈现了与前截然不同的色调与旨趣。


  魔教、狐族、剑神家族


  先是脸面丧尽的柳若松竟然当众下跪,声称愿痛改前非,拜丁鹏为师,而自信满满的丁鹏竟坦然接受。然后,令江湖上正邪各派闻之丧胆的魔教护法钱燕夫妇突然现身,有意无意地抖露了圆月弯刀的秘密及「小楼一夜听春雨」的隐私。接著,关於当代剑神「三少爷」谢晓峰之女谢小玉究竟是「误杀」了铁燕夫妇的独子,抑或是故意设局狙杀,形成扑朔迷离的争议,并将丁鹏卷入必须出面与谢晓峰一决胜负的处境。至此,《圆月弯刀》故事进入到魔教、狐族、剑神一派互争霸权的新阶段,一幕幕堪称惊心动魄的情节,犹如天风海雨,迫人而来。

  不过,古龙虽然早已构思了整个故事的结构与重大转折的关键,却因后来恰值他的作品改编为影视后大红大紫之际,影剧界人士纷纷上门洽谈,他终日忙於应付编剧事宜,加以其时尚有另两个长篇连载在进行中,所以,他在《圆月弯刀》约写到五分之二时,委托当时另一武侠名家司马紫烟接续完成,并将整体构想及所余情节详细向司马紫烟作出说明。当时笔者因主编副刊而邀古龙撰写长篇连载之故,与他几乎每天见面,有缘在旁亲自听到他所作的说明。后来阅览司马紫烟所代撰的后续故事,发现大体上确与古龙交代的主要情节若合符节。其实,司马紫烟本身亦为台湾武侠文坛的重镇之一,著作等身,自成风格,国学素养甚佳,思维恢诡谲怪;《圆月弯刀》集古龙与司马之力接续而成,若从古今通俗文学较惯见的成书模式的角度而言,或亦未必不可视为武侠写作界的一项美谈。


  魔刀与神剑,对决与升华


  古龙在其《三少爷的剑》中,创造了翠云山、绿水湖中的神剑山庄,以及令神剑山庄绽放出万丈光芒的一代武学奇才谢晓峰;既然古龙在构思《圆月弯刀》之时有意让谢晓峰的神剑与丁鹏的魔刀作一较量,司马紫烟在续写时便将丁鹏挑战神剑山庄当作本书下半部的重头戏,分别从正面、侧面、反面入手,浓墨重彩地加以铺陈和呈现。

  事实上,古龙写谢晓峰之女谢小玉与魔教的冲突时,暗暗已落下了谢小玉企图争霸江湖的伏笔;於是,司马顺此伏线大力发挥,将神剑山庄与魔教的斗争刻画得波谲云诡,一方面局中有局,另方面却步步生变。然后,再将丁鹏与谢晓峰的会晤与较量,抒写得天马行空,不落言诠,让一路不断烘托和累积的紧张气氛,到最后关头却在一种「技已晋乎艺」的精神交融中自然升华;持平而论,这不失为「古龙风格」的拟彷表现。至此,由狐族苦心栽培的丁鹏已晋升为绝顶高手,而谢晓峰则淡出为传奇人物了。

  而随著丁鹏的崛起,所谓「狐族」之谜也逐渐拨云见日。青青的爷爷和奶奶,刻意隐匿自己的行藏,却以「狐族」的形象惑人耳目,原来自有苦衷:爷爷其实本是天纵奇才的魔教教主仇小楼,虽早有发妻,仍与天生媚骨的江湖奇女「弱柳夫人」孙春雨陷入热恋,从而产生了「小楼一夜听春雨」的美丽传说。然而孙春雨后来移情别恋所生的女儿「天美宫主」却勾引魔教三大护法,趁仇小楼与谢晓峰比剑受伤,发动叛变,夺取魔教大权,并追杀仇小楼及其发妻。功力大减的仇小楼偶然发现孙女青青救回的丁鹏潜力绝佳,乃授以刀诀,并赠予上刻「小楼一夜听春雨」的弯刀,寄望丁鹏一旦成为绝顶高手,可代为扫荡魔教叛徒。


  小楼一夜听春雨


  野心勃勃的柳若松利用魔教内哄的机会窜起,在天美宫主与仇小楼夫妇火并的局势下,与同样野心勃勃的谢小玉结合,布建神秘而诡异的****,突袭暗算了仇小楼,也消灭了天美宫主的势力。「小楼一夜听春雨」的美丽传说,至此变调为流血杀戮的宿命仇怨。

  然而,「狐族」虽然濒近绝灭,圆月弯刀的传人毕竟已经成长为一代高手。久历人世沧桑的丁鹏洞察了柳若松与谢小玉的种种图谋与布局,觉得一切恩恩怨怨终须作一了断,遂偕同痛失祖父母的青青重访神剑山庄,与柳、谢展开最后的决战……

  如同古龙在《圆月弯刀》起笔时所言:这原本是一个美丽而神秘的故事。然而,随著故事的展开与情节的转折,它又呈示著诡异而邪祟的色调,并由此而呈示了古龙成熟期作品的复杂性与多样性。而虽然是与司马紫烟接力完成,古龙所经营的美感和诗意毕竟主导著整个叙事模式,「小楼一夜听春雨」作为时隐时现的主题曲贯穿全局,便是鲜明的例证。

责任编辑:凤游网

已赞(0人)
手机访问
下载APP
appicon 下载
扫一扫,手机浏览
code
搜索本站
热门关注
精彩图文推荐
游戏下载
MOD下载
游戏素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