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克《笑傲江湖》和《东方不败》:豪情仍在痴痴笑笑_凤游网5xone.com_中国游戏特色门户_单机游戏_游戏下载_手游_网游_页游_综合娱乐

徐克《笑傲江湖》和《东方不败》:豪情仍在痴痴笑笑

2018-01-05 19:26 来源:时光网 作者:未知 浏览: 投稿
导语
每个故事的结局都让人缅怀最初的相遇。小说《笑傲江湖》开头,“大马猴”令狐冲还是用独门武功骗乞丐猴儿酒喝的不羁少年,林平之也不过是锦衣华服畅快骑射的少镖头,后来的江湖风云人事浮沉,谁也料不到。而由胡金铨、徐克等人执导、许冠杰主演的武侠电影《笑傲江湖》,1600多万港币跻身香港华语电影年度总票房榜第12位,相比费时费力费钱的拍摄,成果算不上优异。可若再加上其后两部续作:《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》与《东方不败风云再起》,绝对成绩斐然。首作更擒下当年台湾金马奖优等剧情片、最佳男配角(张学友)、最佳电影歌曲三奖,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动作指导(程小东)、最佳原创电影歌曲、最佳电影配乐奖,掀起90年代新派武侠电影风云。
搬指数来,《笑傲江湖》已上映了整整25载(至2015年4月5日)。即便在今天来看,这部电影仍值得回味。可白云苍狗岁月悠悠,有些人,竟是参商永离,相逢唯有在梦中。那么,这部经典是如何诞生的?其中又有哪些曲折离奇?诸位看官入座,且听我细细道来。
 
1、导演总动员:浮沉随浪只记今朝
若问徐克最喜欢哪部金庸小说,他首选会是《神雕侠侣》。可要谈拍电影,他觉得选《笑傲江湖》最好。
1984年底,中英草签关于香港问题之联合声明。虽说“马照跑,舞照跳”,“前途不明”仍成为其后数年的热辣话题。几年后,徐克筹拍电影版《笑傲江湖》,他认为,这与现在有关,也反映香港跟内地的关系,“可借古讽今,有些欲讽刺的人物更呼之欲出。”,而且,“这题材若到了九七年就不能拍。”
这对电影工作室而言,是一次重大考验。老金主金公主少不得投资,又拉来经营影院生意的新宝合资。打动对方的说法是:电影工作室一直赚钱,这次我们一起分一杯羹,投资最赚钱导演的作品,就是徐克的《笑傲江湖》。谁承想,徐克竟决定让出导筒,找胡金铨来执导。
这或许早有因缘。徐克的毕业论文写的就是胡金铨的电影。他佩服三位导演:张彻、李翰祥和胡金铨。其中,胡金铨导演的人物格外有种诗化浪漫的侠义情怀,胡金铨的武侠世界格外有种独特古朴的历史质感,其他人模仿不来。徐克坚信由胡金铨来拍《笑傲江湖》最适合不过:首先他在《龙门客栈》率先将太监的反派形象弄得那么突出,其次是东方不败、独孤求败等角色经胡导炮制,必定精彩绝伦。
 
(胡金铨与徐克)
 
电影圈向来跟红顶白。身为武侠电影一代巨匠,胡金铨即便有《大醉侠》、《龙门客栈》、《侠女》等经典榜身,却掩不住其后《空山灵雨》、《山中传奇》叫好不叫座的尴尬,“票房灵药”一旦沦为“赔钱货”,只能无奈地退隐江湖。粉丝徐克找来胡金铨执导时,自问宝刀未老的胡金铨当然开心得不得了。一老一少两人埋头凑堆,谈剧本,重看胡金铨的旧作,分析镜头,了解拍这些电影的每个细节。胡金铨建议将故事放在明朝,重点要放在宫廷和教派之间的斗争上,叽里咕噜聊了一整年。
到电影开拍时,胡导说要亲自拍,不用程小东帮忙,徐克解释拍水、船等规模太大,他才渐渐习惯程小东帮忙。他是个完美主义者,对历史细节的较劲几乎到洁癖的程度。据编剧刘大木回忆,他们曾买了三部衣车放在工作室,供胡金铨不停买布,埋头缝制服装。当时胡金铨的身体不好,拍摄地台湾又多是荒山野岭的实景,为追求完美的拍摄角度,必须有人背着他上山下山走两个小时到位。到了位置,又要等阳光照出理想的光线,可竹林到下午二时多就开始暗下来了,一天才能拍一两个镜头。
戏拍了很长时间,胡金铨找来弟子许鞍华救场,身体每况愈下,开始吃药。眼看主演许冠杰和叶倩文的档期快到了,投资方着急拍摄进度,催徐克想办法。徐克困在房间内,一晚上写出三十多场戏给胡金铨他们,然后去了美国拍《龙行天下》(1992)。谁知胡金铨身体实在撑不住,许冠杰留下一个月拍摄死限,徐克急忙回港,请来程小东、李惠民、金扬桦帮忙补拍。程小东如今回想起那段日子,仍禁不住咂舌:钱用了七七八八,拍好的片扔了接近八成,只有一人一组不断拍。连续拍二十几三十小时,还剪片开会,天天睡在工作室。最后一天,一个场地,更是分了七组人,动用很多替身,各组拍不同场次的戏。“电影终于抢拍完,徐克却不要挂名,只说电影由胡金铨和其他导演执导。”
据徐克说法,补拍实属无奈,“我现在还有点心安,如果他(胡金铨)拍电影期间有三长两短,我会更难过。”可对于胡金铨中途退出,坊间另有说法:徐克以监制身份对胡金铨导演工作横加干预,创作出现分歧。郑佩佩甚至抱怨,恩师胡金铨被徐克换下来不说,更气人的是,徐克居然对新闻记者说,他那一回犯的最大错误是请胡导演拍。胡金铨退出后,服装设计照用,胡金铨的弟子却不干了。林震南的扮演者岳华坚决不回来补戏,徐克只好找来金山重拍,胡金铨的拜把哥哥李翰祥更宣称“宁可饿死也不和徐克合作”。
超支延时折腾下来,电影最后署名六个导演(胡金铨、徐克、程小东、许鞍华、李惠民、金扬桦),亏了本。第一次参与投资的新宝吓得命也没了,再也不拍电影。结果续集赚个盆满钵满,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毁断肠子。
 
2、佳片金曲: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
 
(《沧海一声笑》黄霑手写歌谱)
 
谈《笑傲江湖》系列,避不开的是《沧海一声笑》。这首曲子在《笑傲江湖》出现了五次,第一次登场便是令狐冲与刘正风、曲阳合唱(幕后代唱者分别是许冠杰、黄霑、张伟文),气贯云霄。好作品的出炉,背后是“香港鬼才”黄霑被徐老怪不停蹂躏的痛苦过程。
徐克六次打回头《沧海一声笑》,焦虑得黄霑想了很久。要么就难到全世界只三个高手懂得弹;要不就简单得像儿歌,但没有技术就弹不好。难与易之间如何取舍?一晚,黄霑看黄友棣教授的《中国音乐史》,里面四个字“大乐必易”,瞬间让他彻悟。最容易的就是中国音乐的音阶“宫商角徵羽”,那黄霑便反其道而行,“羽徵角商宫”,用钢琴一弹,“哇,好好听。”他急急写下三句,填了词,在谱上画了个亢奋的男性生殖器,传真给徐克:“要便要,乜乜乜乜老母,你不要,请另请高明。”这次,成了。至于《沧海一声笑》的歌词,黄霑说有些是“偷”毛泽东的《沁园春·雪》,“沧海一声笑,滔滔两岸潮”这句歌词,则是他对中港台关系的隐喻:两兄弟,吵闹不要吵这么久嘛,讲什么海峡两岸呢?搞这么多事情干吗?哪里不都是一样?
 

 
博得赞誉无数的《沧海一声笑》,顺其自然成为续集主题曲,出现数个版本。电影《笑傲江湖》原声带中,收录了黄沾、徐克、罗大佑合唱的国语版及许冠杰主唱的粤语版。《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》中,女声版由周小君演唱,名为《断弦》;男声版则由罗文演唱。电影里,刘正风与曲阳借其高山流水谢知音;电影外,徐克和黄霑亦是英雄惜英雄。有次徐克哭了,叫刘大木等人找黄霑来,却为说几句谈心话,只是找不着。这支名曲在黄霑过世后,成为徐克心中无法触碰的痛,很久时间不忍心听。他甚至不敢参加旧友葬礼,唯恐听到二人合唱过的那首《沧海一声笑》。
 
3、群星会: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
 


(叶倩文定装照)
 
(笑傲江湖拍摄现场里的叶倩文与导演胡金铨)
 
前前后后,徐克改了14次《笑傲江湖》的剧本。换导加补拍,演员几经波折。因为要准备在香港开的演唱会《长夜祝福》,拍过竹林戏的叶倩文辞演任盈盈一角,才有了如今“两大歌神”许冠杰、张学友,“三花旦”叶童、张敏、袁洁莹的组合。
 
 
出演《笑傲江湖》那一年,许冠杰41岁。以前看许氏兄弟合作的电影,他的风头大多被大哥许冠文压过,空留一幅好皮囊;后来演出的《最佳拍档》系列,也仍是007式的花花公子角色。可《笑傲江湖》里,他演活了那个眉眼举动跳脱不羁,胸中一片光风霁月的令狐冲。也亏得徐克的快速剪辑、凌厉节奏,因为抢拍的关系,令狐冲有几个正面镜头根本不是许冠杰,但除非一帧帧定格找茬,否则根本看不出破绽。
 
(任盈盈与岳灵珊)
 
而据江湖传言,“小师妹”岳灵珊原本属意张曼玉,结果临阵换成叶童,成就了她的首个反串角色。大大咧咧的小师妹继承了原著的俏皮,嘟嘴瞪眼皆是戏。正是看过这一角,杨佩佩才找到她参演《碧海情天》,才有了后来《新白娘子传奇》里的的许仙。
 
 
演员表里与许冠杰、叶童并列领衔主演的张学友,演的是新创反角欧阳全。这一见风使舵、为虎作伥的角色,取林平之而代之。现实世界里,三年前的张学友,也曾被许多人寄望为许冠杰的接班人,可随即歌唱事业陷入低谷,爱情不顺,染上酗酒恶习,形象一落千丈。转而在电影圈疯狂轧戏的他,被圈内人称为“最物美价廉”的演员。他不愿接受“歌神”这个美誉。曾数度表示,“歌神”应该只属于阿Sam(许冠杰)一人,更戏称自己的“歌神”是“神经病”的神。
 
 
张学友的顶头上司、东厂主管太监古公公的扮演者刘洵,则是梨园行里颇具盛誉的名家。1986年,他在《刀马旦》中担任京剧指导,从此与徐克及电影结缘。几年后电影工作室突然打电话找他过去演《笑傲江湖》,他迷迷糊糊去了,拍了三天样片定板。对白,是现场才对给他的,他就照着徐克的理解去演,加入不少京剧细节。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古公公与岳不群一番试探后,突然换官服升堂,伴着一段京剧锣鼓二胡打点,念白、表情、眼神和作派统统采取京剧手法,看上去格外气派。小试牛刀后,《新龙门客栈》里的贾公公更深化了他的太监形象,之后在《九品芝麻官》、《侠女闯天关》等影视剧中变成了太监掌门人。
 

 
最令刘洵难忘的,是戏中饰演风清扬的师兄韩英杰。韩英杰是胡金铨大部分武侠片的武术指导,也曾在《大醉侠》、《龙门客栈》、《侠女》等片中出演重要反派,成为当年北派武师的领班。孰料片子没拍完,他就因癌症去世。后期徐克不满意,就把刘洵叫去,补拍做韩英杰的替身。对白徐克教他念:“师傅,你往前走,一二三四五六七,七六五四三二一,一二三四五六七……就这样。”告诉刘洵大概有多少时间,然后就返回录音室配音。
 

 
至于林正英的曲洋与午马的刘正风,则构成漫长的前半部戏最绚烂的闪光。1963年就进入邵氏当演员的午马,师从张彻、胡金铨两大导。当年胡金铨评点众人,对午马的评语是:“面目悲苦,然胸襟开阔,适合扮江湖无名义士,熬出来了就是窦尔敦,熬不出来就是个三花脸(指站主角身后适时搭话的武将)。”一句话乩断主角路,午马遂安然做着配角,熬着熬着就熬成识途老马,在徐克监制的《倩女幽魂》(1987)里凭燕赤霞斩获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。这一日,金盆洗手的刘正风与做惯“僵尸道长”的曲洋一正一邪,安坐小舟,一琴一笛,相视高歌,相护抗敌后于烈火中木散舟沉,应了那句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”就像个悲壮的谶语,电影上映7年与24年后,林正英与午马相继离世。
 
4、金庸武侠和徐克武侠: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
拍过金庸小说的张彻,这样评价自己的作品:“就我拍摄的金庸小说而论,成绩并非很好。原因在我二人性格不同,查良镛兄为人沉着厚重,起作品如长江大河;我却是反叛尖锐的性格;只是激流瀑布,故此只能表现他作品的一枝一节……我始终拍不出金庸小说的博大精深,我是有自知之明的,所以最后放弃了。”客观而言,人物纷繁结构复杂情节跌宕的金庸小说,更合适改编成电视剧,否则怎样大刀阔斧删改,都只能蜻蜓点水,寥寥掠过。徐克许是意识到这一点,改编《笑傲江湖》采取的原则是:和原著不一样。先解读金庸原著的精神,从精神再回到小说。根据电影篇幅在故事中净化人物、理顺事件、递进分成、把握整体——精神分析的结果是,金庸怒了!
 
(蓝凤凰)
 
电影版《笑傲江湖》的要旨,或许是退隐江湖退不到,于是要争夺《葵花宝典》。胡金铨最初写的稿,有师母等角色,还算接近原著。可挪到徐克那里,电影进行到三分之一处,东厂太监就一刀结果了林平之,并嫁祸给日月神教。徐克给出的理由是,因为林平之是会让观众同情的,会加大与令狐冲之间的对冲力度,削弱电影的戏剧结构。小林子就这么牺牲在“主角光环”下。不仅如此,拿着原著对照,你完全可以出一套瞎扯攻略。林平之的父亲林镇南变成了退休锦衣卫,是开染坊的——染坊这一概念倒是出自胡金铨,他的想法很简单,染坊内部结构复杂,加上水车染布,尤其能拍出客栈般错落紧致的空间感,好看!《葵花宝典》则从林家祖传变成了林家偷窃,为此跟原著中并不存在的东厂结下了梁子。至于任盈盈当上苗族日月神教领袖,岳不群死于蓝凤凰等人之手,小师妹扮小子并被父亲强许给假“林平之”等细节“Bug”,更是数不胜数。你要说它胡编乱造,可小说里那种睥睨权势的风流散漫韵味,分明就被继承了下来;仅凭《沧海》一曲,便足以笑傲群雄。
 

 
《笑傲江湖》名义上挂着胡金铨导演的头衔,实际用上的镜头少得可怜。片头太监刺绣蝶恋花,东厂番子在山涧行走,严阵以待的林家染坊,这几个惊呼一瞥的精美空镜一过,便再与胡导无缘。只剩苗家葱郁竹林、明朝服饰装扮等源于之前胡班人马的选景与置装。续拍的程小东认为,大家都是胡金铨迷,便“决意用我们揣摩得到的胡金铨风格去完成它。”徐克更说《笑》片有着胡金铨的灵魂,只是用他们的手脚去体视。于是,勾心斗角的东厂权奸、古朴诗意的荡舟场景、令狐冲在染坊借蜡烛耍华山剑法的漂亮动作,都沾染上胡老气韵。然而,急激的剧情推折、接连的误会错摸、凌厉的快速剪辑、变形的摄影角度、辛辣的政治隐喻,分明打上徐克烙印。至于流畅的武打设计,程小东的贡献必然不小。
在影评人迈克看来,《笑傲江湖》用了面孔没有古典味的许冠杰、叶童和张学友主演,而且对白全盘现代化,语帯双关射影九七大限,大概是第一次由头到尾贯彻反映时代面貌的古装现代戏。这种超现实的奇趣,不正是电影工作室一贯的诉求么?
 
5、《东方不败》和《风云再起》:豪情仍在痴痴笑笑
其后的续集《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》和《东方不败风云再起》,则是另外的故事。
拍《笑傲江湖》时,很多人问徐克:有没有田伯光、桃谷六仙、东方不败?他答:统统没有。“那怎能称为《笑傲江湖》?”但东方不败那么劲,演的演员会极具份量,总不能只现一现身就算,唯有忍心不让他出现。后来《笑傲江湖》在台湾的反应和口碑都比香港好,没多久龙祥影业的王应祥就表示有兴趣投资开拍续集,资金有了,要拍续集,理所当然有了东方不败。
 
(王晶点评《笑傲江湖2:东方不败》。下方男为程小东)
 
原著中的东方不败是个面目不清的奸魔,徐克接触东方不败的第一印象,就联想起八年前《蜀山》里林青霞的红衣造型,一个混合着邪恶与美丽的形象。他不顾金庸和黄霑的反对,找来林青霞,又因为满足不了许冠杰的加薪要求,把令狐冲换成片酬低一点的李连杰。续集的总导演是程小东,幕后主操盘的依然是徐克。“男人看到精彩的女人,都有摇摆的可能”,所以,徐克喜欢安排一生双旦的戏,在《东方不败》里,干脆变成一生四旦(如果东方不败也算旦的话)的热闹爱情戏码。电影6月份上映,赚足3446万港币,在整个东南亚市场(尤其是泰国)、台湾,以至全世界都极受欢迎。
 

 
林青霞的东方不败掀起热潮,港台两地很多香港电影人跟拍,全都找她反串,三年间,她出演了14部武侠电影,其中12部以反串形象出现。徐克是不想跟这个风的,耐不住片商恳求,才应卯拍了《东方不败风云再起》,导演再加上了李惠民。为赶新年档期上映,制作的最后十天,大家不眠不休剪片,有露马脚、不衔接的镜头都管不了,这样急匆匆的作品,当然质素不会太高,1124万的票房成绩出来,绝了再拍第四部的念头。
 
6、江山笑烟雨遥,25年后,敢问笑在何方
在徐克看来,剑,是种气节和生活的态度,而侠,则是放得下俗世的价值观,对正义的坚持。《笑傲江湖》系列无疑是他对“侠义”精神的极佳诠释。无论是最具游侠气质的令狐冲,还是最淡泊功名的东方不败,他们都有着对俗世嘻皮笑脸的天真姿态。对朝廷投出不信任票,便出走,做不牵不绊的自己。
于是,我们难以忘怀的,最终凝为他们闪亮的大笑。这笑,还有徐克的、胡金铨的、许鞍华的,甚至还能勾起的,是吴宇森的、王家卫的、杜琪峰的……是黄金时代那一批香港影人的漫笑姿态。25年间,那个章法有序的法治系统、文化自如的言语体系、努力便能出头的狮子山下拼搏精神,似乎愈行愈远,连带着消失的,好像还有他们的笑容。强敌当下仍翘腿闲坐自弹自唱的令狐冲,变成面目肃整的《狄仁杰》,跪倒女皇膝下:“只要你做一个好皇帝,把国家带入太平盛世,一切既往不咎。”
田园将芜,胡不归?25年后,敢问笑在何方?

责任编辑:凤游网

已赞(0人)
手机访问
下载APP
appicon 下载
扫一扫,手机浏览
code
搜索本站
热门关注
精彩图文推荐
游戏下载
MOD下载
游戏素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