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剑奇谭》何以殊途叹奈何“天墉旧事”通关感言

2017-11-18 19:23 来源:游民星空 作者:苗四 浏览: 投稿

打完“天墉旧事”的DLC至今,心中万般感慨。一直想要下笔写什么,但又一直理不出头绪,直到日前机缘巧合的某事过后,似乎一下子找到了自己感慨的重心。

这样一段因游戏而生的随感,似乎应该从游戏之外说起.......

——“缔必不能践行的约,赴必死的杀劫,送必无归途的孩子登程。”

在DLC未出之前,自己曾在某篇同人文本下头回过这样的句子,然而敲下这些字句的时候,却不曾想,身处在故事中的人,最大的哀痛其实不是无从挽留。而是“知己”“知彼”的心境之中,既无法“否定”对方的抉择,又无法淡然接受“失去”的遗憾。

作为“天墉旧事”的主角,陵越其人而言,一辈子只是一个认真努力的凡人。没有但看韶华白首、浮生百年的超然,也没有“死生在手,变化由心,地不能埋,天不能煞”的刚烈决绝。他有的只不过是身为凡人的爱与坚持,没有比一生一世更长久的付出,但是言出必践、落子无悔的坦诚却是一样动心心弦。

少年时“相信事在人为,万事不可轻言放弃”;中年时“手中有剑,仍需天意成全”;到了暮年,则是“天地之间,顺应其心而活,便是最好。夏荷映日,枯荷听雨,万物生发自有因缘”。握有执念又如何,未必不能海阔天空。此者,彼者,所行不同,所见天地各异,但是一样洒脱坦荡。这样一个生死皆难脱红尘,但其让人钦敬之处,也正在于此。他不是被剥离种种不完美的人性,被供奉在神坛之上闪闪发光的偶像;也不是溺于“求不得”这执念本身让人悲悯的痴儿;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,一个“来过、活过、爱过”,尽心尽意,此生无悔的凡人。

而转回头去看他所放不下的“执念”——百里屠苏。其实我一直觉得,对于屠苏.......不管是愿意“愿代替他的双脚...愿代替他的双眼...”去走遍河山,看尽花开花谢的少女;还是淬炼着血色长剑,等候着执剑之人归来的掌门,两者执念从本质上并无差别。延长逝者在世上留下的痕迹,与其说是在为逝者做些什么,到不如说是为了自己的心。

其实早在蓬莱散魂一刻,世间再无百里屠苏。所谓执念难辨对错,唯心而已。即便早知结局,即便亲历怎样难言的痛楚,却始终不肯放下心中执念。无他,只是若连这一点“无谓”心念都放下了,到头来还有什么可以留驻?

或许故事之外的我们可以自我安慰,“常存于心”,那离去之人,在心中从未远离。但事实上,终归是不在了,一去不回。生活,或者说是生命中曾经珍而重之的一部分,从此不复存在。但纵然满怀伤痕和哀痛,仍然要用最认真的态度去面对未来的生活。因为人,并不能一直沉湎于过去。

——“承君此诺,必守一生。”

故事,仿佛一个轮回。

百年前一位年轻的道者在月下许下这样的誓言。其后浮生匆匆,烟云过眼......数百年后的昆仑之巅,白发的仙人膝下两名弟子,再一次用完全不同的两种方式去演绎了一段关于践行“承诺”的故事。一个用一生守住了注定无法兑现的承诺;而另一个,用湮灭了完成了应尽的责任。

——“无所谓好或不好,人生一场虚空大梦,韶华白首,不过转瞬。惟有天道恒在,往复循环,不曾更改。 ”

—— “心之所向,无惧无悔,求仁得仁,复无怨怼。”

不同境界,不同感慨......

有人说,人生来变是不**的,所以虽然方向各有不同,但凡人一生竭尽全力所求不过是一个“全”。而所谓“仙”不过是放在了这般执念。我不知道紫胤真人身上,还有没有“求全”之心,但是,也许正是弟子们完成了师尊心里可望而不可及的遗憾。他们是不同的,但又如此相似,归根结底,他们不过做了心中“应做之事”。所谓“薪尽火传”,不正是用自己有限的“生”,照亮了未来一段又一段不同的前程?所以虽然我们去看的时候,虽然觉得有说不出的难过。但是故事里的人心中,也许是安宁而**的。天墉旧事或者说陵越这人,一边牵系着未曾远离的过去,一边又开创了未来。

所以在我看来,百里屠苏之与陵越,所以能成为一种执念,是因为他们彼此是“双位一体”的相互印证。固然拥有完全独立的人格,且由于不同身份和境遇,选择了完全不同,甚至相悖的路,也仍然也仍然是精神互通,并距离彼此最近的人。即便他们甚少言语交流,也没有什么“知心体贴”的感情表达;不是血缘至亲,不是能够体贴对方所有感受的爱侣,甚至也不是能给对方带来欢笑的朋友。

逝者无法归来,生者却不能放下心中爱与责任,对屠苏、芙蕖、陵越,或者守着对妹妹承诺的小玉泱,皆是如此.......

说到“情“,昆仑之巅为了“三年之约”守候一世的是兄妹,都可谓“用情至深”之人。人的感情到了至深之处,或许真的很难区分界限。感情就是感情,哪种比哪种更高洁,更纯粹?这些分辨,到底有何意义?非关“情”与“爱”的理解,这段DLC之间种种,说不尽铭心刻骨。回头想来,若不论发言者当时身份立场,倒有一句游戏正传中的台词极适合用来概括这样一场“天墉旧事”。

——“你走,我留。”

终归不过...如是,而已。

百里屠苏和陵越,以其对“红尘世情”的执着,其实并不适合作为修道人。但是,殊途何以叹奈何!不管选择是怎样背道而驰,但两人或长或短的一生,都可当得起一句“一生意气未改迁”了。如此,方不愧为一身凛然紫胤真人的弟子。

说到这里,也忍不住再提说过无数次的老生常谈。好像古剑奇谭的主题诗那样,初读只觉平淡无奇,将游戏打过数遍再回头来看,就觉得再没有比什么句子,更能拿来概括这部游戏了,不管是正传还是外传。

百世山河任凋换,一生意气未改迁。 
愿从劫火投身去,重自寒灰飞赤鸾。 
沧海桑田新几度,月明还照旧容颜。 
琴心剑魄今何在,留见星虹贯九天。

关于信念,关于坚守,关于更多的东西...陵越和百里屠苏两个人都做得很好。相信两人一生走到尽头的时候,可以不约而同的说出一句“此生虽有遗憾,并无后悔”。说来真是奇妙,一部好的作品让人回味无穷。然而随着观者彼时心境不同,也各不相同,仿佛人世间的种种“因缘生发”,常叫人有“横看成岭侧成峰”的味道。只是身在其中,眼观峰回路转,终于难以明辨。

若世上还有比死生,比一世悲欢聚散更能撩动人心弦的,也无非是这股子经历一切之后,仍旧无愧无悔的慨然之气——心之所向,可昭日月。

END

题外话一句:打完最后一行字的时候,整个人就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......似乎从未为几个甚至不能称谓本命的角色掉过如此多的眼泪。一夜不眠,各种纷至沓来的念头,叫人感到焦躁,说着这些不成句的胡言乱语的时候,心里非常清楚...应该更加冷静和沉淀心绪。然后又有什么,如骨鲠在喉,不吐不快。于是就说了.......

无论如何,非常感谢烛龙这数年磨一剑所带来感动和思考,也祝愿烛龙在未来的日子里可以飞得更高更远。

责任编辑:凤游网

已赞(0人)
手机访问
下载APP
appicon 下载
扫一扫,手机浏览
code

资讯推荐

搜索本站
热门关注
精彩图文推荐
游戏下载
MOD下载
游戏素材